出人意料的光亚展:一个时代的结束,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古镇灯饰报

2016年06月21日08:52  
 

  一年一度的光亚展无疑是照明产业的风向标,上溯十年,它充分体现了照明产业是一个完整的变革周期,自LED固态照明进入市场以来,各种概念、各种模式、各种事件、各种人物、各种预测等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不止是照明人,也牵动着各国政府和整个社会的广泛关注。十年过后,品牌企业不参展了、超大型展位不见了、瞠目喧嚣者也少了,2016光亚展真可谓出人意料。

  1.产业格局已定

  本届光亚展最受关注和议论的当推飞利浦、欧司朗、GE以及国内一线品牌等普遍缺席,1-3号馆少了许多老面孔,出现许多新面孔。

  有人说本届光亚展受到了法兰克福展的影响,有人说是这些品牌企业不再重视展会,这些话都颇有道理,但法兰克福展并非今年才办,不仅国外的企业,即使远在万里之外,国内许多企业还是去参展,这充分说明缺席有着更深的意义。

  从LED照明入市以来,企业、产品、价格、人物一年一个样,首创者、领跑者、领导者层出不穷,“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即使是处于产业食物链顶端的国际巨头和国内传统强企,也一时失措。但近年来,LED照明产品的技术、形态、成本已然临界,行业的未来已不可能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品牌企业不参展是在宣示行业格局已定,江湖难再演绎黑马传奇。

  2.同质化渐去渐远

  让处于产业链未端的光源灯具制造变得更简单是固态照明技术对照明行业生态的最大冲击,发光器件、套件、电子驱动的独立化、标准化、模组化,使得照明产品制造成了简单的物理组装,制造企业实际上沦落成物流企业,只要买些标准件运进来,一根焊铁、一把螺丝刀即可组装成产品运出去,店面、作坊、车间、工厂都成了企业,“公模”、“套件”这两个词已成时代最值得纪念和反思的特征,竞价成了推动行业发展的主动力,创新没了、利润没了。

  前几年的光亚展,处处可见同质化产品,唯一的区分只是厂名和商标,主过道的广告和参展商的低价宣传随处可见,你能分辩价格,却分辩不出产品。如今“领跑者”跑路了,“首创者”已成公模了,可领导者的绝对主力依然是传统强企。本届光亚展产品类别明显多了,专业产品多了,灯具、灯饰、智能产品多了,球泡、灯管、低价已难成喧嚣之势。

  3.产品力正在回归

  自2011年开始观光亚展,T台走秀、人体彩绘,百人着装大阅兵,千坪展位挂球泡,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展会内看尽热闹,展会外却未见几家繁华。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标语口号、声光媒体只是展览的工具,展会还是要靠产品说话,展会外靠的更是实打实的产品竞争。美女代替不了产品,展位再大必须要有内容,热闹只吸引看客却留不住商家,颇有点像近年来网上流行的“见光死”,几年来展会上的“风骚”企业,都是昙花一现。

  本届光亚展少了大展位,少了各种吵杂,企业的展台普遍简朴而精致,以产品布展务实求效,围绕产品设置情景传达信息,应用细分,产品差异化加大,各项产品指标趋于合理,瞠目取闹者已难见踪迹,回归的却是产品力。

  4.变革尘埃落定

  十年前固态照明是全新的技术,吸引着大量的投资和加入者,那时给这个行业带来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憧憬,五年前的光亚展尚能分辩LED照明和传统照明的界限,那时光亚展还设有LED专馆,传统企业还在观望,参展的人和观展的人既兴奋又迷茫,本届光亚展已难觅传统照明产品的踪迹。

  十年前知道LED的人想得最多的是颠覆这个行业,五年前没做LED的人都不好意思称照明人,本届光亚展几乎都是LED产品,参展者和观展者都是LED照明人,标志着这场由LED技术引发的产业变革,技术、产品、市场都进入了成熟期。

  5.产业规律难违

  国内的经济建设是在一个物质相当匮乏的基础上奠基开始的,在一穷二白的社会经济环境下,有生产就不愁市场销售,有胆量就不愁没出路,有项目就上、有想法就干,人们无意也无须遵循产业规律。随着物质生产地不断丰富,社会供应趋于饱和,行业竞争加剧,不尊重产业发展规律办企业、做产品也不会有出路。

  由本届光亚展上溯十年,由固态照明技术引发的照明产业变革清晰地经历着孵化导入、产品竞争、渠道竞争和品牌竞争几个阶段,这不难发现产业变革目前已进入最后一个阶段———资本竞争期。

  十年前照明产业度过了孵化期,吸引着大量的资本投资和产业逐鹿者。2008年前后开始的产品竞争期,一批专注于外贸单品出口和国内市场单品、专业细分市场,并不断专注改进产品的企业赢取生存机会,这些企业或是成规模代工企业,或是市场单品冠军,或是一些专业细分市场小有名气。五年前展开的渠道竞争,一个普通的经销商每天都要接待各种各样的厂家,大的经销商每天门庭若市,行业天天有精彩,各领风骚没几天。2013年进入真正的品牌竞争,随着照明几大巨头和国内照明品牌企业的全面LED产品转型,强势进入市场,行业进入了一片红海,许多前途一片光明的新晋企业开始举步维艰。

  至此,许多人明白了一个道理:产业的发展有着固有的规律和节点,在不同的节点上必须要做正确的选择和正确的事,早了容易成先驱,迟了就没有机会。

  一个时代的结束,必将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启!

(责编:朱江、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