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战略能否成功为灯饰企业转型“疗伤”?

古镇灯饰报供稿

2016年10月09日14:57  
 

图片来源:网络

勤于洞察行业信息的读者会发现,从去年年底开始,包括欧司朗、佛山照明、木林森在内的行业巨头,频频“出招”。高管人事变动,引发新一轮“离职潮”。高级决策层同样进入“换血”阶段,股东、董事更换频繁。

今年是地方党委、政府换届年。灯饰照明行业似乎也不闲着,消息人士称,灯企的人事动作,似乎一直就没有“歇脚”的迹象,对于如此频繁的人事调整,不仅仅是企业内部改革举措。业界分析评价褒贬不一,这与时下新经济常态的大环境,有着潜在隐形、千丝万缕的关联……

“扎堆”离职:行业低迷致使企业被迫“洗牌”

记者通过查阅相关资讯,从去年年底到现在,灯饰照明企业一波接一波的离职消息,不断对外披露,并引发一轮又一轮的热议。

今年元旦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海洋王照明原副总经理李彩芬、黄修乾卸任,陈艳女士接手副总。去年年底的12月29日,远方光电独立董事邓川辞去独立董事、董事会审计委员等职位,并不再在远方光电任职。此前几天,厦门乾照光电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林晓辉,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书面辞职报告。去年12月2日,阳光照明独立董事林维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裸辞”。 今年9月中旬,木林森董事会提名唐国庆为独董候选人,进一步充实了核心高层力量。

2014年7月14日,吴正喆和王兵兵离任亿光集团。吴正喆原来担任的亿光照明总经理一职,由李建南接任。王兵兵的职务则由苏慧娴接任。9月 18日,年富力强的邵嘉平博士加入欧司朗,成为大中华区通用照明销售负责人。时隔一日,欧司朗又任命金融老将Michael Flieger为美洲地区CFO(首席财务官)。

记者认为,出现如此频繁的人事变动,绝不仅仅是简单意义上的常规“换届”。经过近几年的行业低潮,大企业为塑造新气象进行人事变更,更大的可能则是换一位领导,换一种思维,让企业增添新的活力。在经济持续下行的节点上,曾经被企业奉为“宠儿”的高层、高管,大多因业绩下滑、管理疲软,不再是“香饽饽”,被炒或请辞成为一种必然。

不得不思考的是,频繁的换血和洗牌,是否真的能够给企业带来缓冲的机遇,注入的新鲜力量,是否会“水土不服”。这只能用时间去考量企业决策们的眼光和执掌能力。不争的事实是,稍显浮躁的人事革命背后,隐藏着企业发展路上,不断凸显的种种危机。

“尴尬”职场:职业经理人让路资本的“宿命”

行业人士认为,吴正喆的离开是因为亿光的战略第一阶段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有人认为,这是职业经理人的“悲催”,也是职业人的“宿命”,必须服从资本的意志。

无论是高层,还是高管,甚至因为他们离职,带来其“亲信”的组团裸辞。在某种意义上,是企业无奈之举,亦非请辞者的情愿之为。从初出茅庐,到行业历练,到独占鳌头,最终离开服务、耕耘多年的企业。其中的酸甜苦辣咸,只有当事人品味的真切。

在新经济常态下,“工匠精神”更多的是体现在职业经理人的专业上。资本时代已经来临,大品牌、大企业的战略眼光,逐渐将用“人”的策略弱化,“钱”景才是企业转型升级的基础之一。

笔者曾经就从职业经理人到股东,到底要走多长的路的话题,撰写过一篇报道。作为有潜质的股东,利益的层面更多的反应在个人工作能力上。对于不知深浅的人事变动,职业经理人的身份略显尴尬,甚至于有些“悲催”的意味。在资本市场逐步占据企业未来战略高地时,这群曾经意气风发,激情昂扬的经理人,不得不为资本让路,成为资本的“俘虏”。

有人退出,就必定有人进入,这是社会规律。针对企业而言,新鲜的血液的注入,可以让企业重新焕发出新的活力。对于企业不断“纳新”,业内人士普遍持乐观或观望态度。这是人才战略的又一次“实战”型的体现,进入公司的“新人”,大多出现在管理、销售、金融岗位,看似突然的人才引进和岗位调整,实则顺理成章,为企业所需。

本报观察员认为,频繁、密集的人事变动,标志着灯饰照明企业在市场、资本两大版块,实施人才机制战略的再次“上路”。这对推动企业全面转型升级、探索未来发展大计将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绑架”上路:人才战略或促成企业全面升级

2015年12月9日,佛山照明董事会收到包括董事长潘杰在内的11位董事及监事的辞职申请。半个月后,经董事会选举,何勇为董事长、法人,庄坚毅为副董事长。今年1月8日,公司财务总监尹建春请辞。1月26日,佛山照明董事会聘任刘醒明为总经理,魏彬、解庆、焦志刚、陈煜、胥小平为副总经理,林奕辉为董秘,汤琼兰为财务总监,黄玉芬为公司证券事务代表。8月10日,佛照再传高管“换血”消息,监事张勇、张学权请辞,改任行政职务。9月9日,董事刘韧正式辞职,并不在公司任职。佛照连续“紧锣密鼓”的高层“震荡”,一度被业界视为佛照的“多事之秋”。

9月12日 ,木林森提名孙清焕先生、郭念祖、易亚男、郑明波为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唐国庆、张红、陈国尧为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

加上GE的“隐退”,在行业内掀起轩然大波。GE事件的持续发酵,被迫让企业改变战略,其中就牵涉到人事的无奈变革。

记者注意到,欧司朗“新人”邵嘉平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得物理电子与光电子博士学位,一直热心致力于推动LED产业发展,拥有17年的LED行业经验。 而就任美洲地区CFO的Michael Flieger,今年 42岁,在过去的14年间,Flieger在欧司朗担任多个领导职务,包括担任印度尼西亚的财务总监和业务总裁。最近在欧司朗的总部担任企业首席审计主管。

在外界看来,佛山照明、木林森、欧司朗三家行业代表,去年延伸到今年的人事“地震”,是一面镜子。这是企业发展历程中的必然。是成熟的标杆企业实施资本战略、开辟更新“疆土”的大环境需要。是大品牌企业开展行业引领作用具备的社会使命。

在新常态经济形势下,企业不得不面临的改革“阵痛”。人才“换血”也许会推动企业新一轮战略的全新起航,全面升级的改革之路,是否会因为人才机制的进与出而铺就,业界将拭目以待。

“减肥”良方:家族模式结构逐渐被“边缘化”

记者注意到另外一条消息:艾比森光电5月7日公告称,丁彦辉辞去其兼任的总经理职务,仍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同时,丁彦辉提名推荐董事李海涛为新任总经理候选人。

丁总请辞总经理职务,开始了董事长、总经理由“一肩挑”向独立分流的转换。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发展中,纯碎的家族式管理,将逐渐被“边缘化”。

董事长和总经理是现代公司中两个最重要的角色,两职合一有利于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率,有利于企业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从而也有助于提高企业的经营绩效。但是,公司发展壮大到一定的程度,将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能分开就有了优势。可以避免权力集中于一人,规避“一言堂”给企业决策的片面性,让企业戴上沉重的“枷锁”。

从金达照明前段时间发布的股权调整消息得知,金达力图通过资本变革,逐渐实现创始人+职业经理人的转型之路。种种迹象表明,过去盛行的纯家族管理型的模式,随着新形势的“压迫”,将逐渐“隐退江湖”。夫妻公司、父子公司、兄弟公司、连襟公司……会随着改革的推进,“皇亲国戚”不再“堆积”在企业的高级决策层面,这是企业“减肥”、减负过程带来的必然结果。

家族模式的隐退,带来最直接的好处是毋庸置疑的。重要岗位的“纳新”,让思维和资本紧紧联系在一起。“朽木不可雕”的顽疾有望得到诊治。笔者预言,在未来五年内,纯粹的家族企业将彻底“消失”。至于最终结局如何,就目前灯饰照明行业的分流态势,尚是“雾里看花”。随着迷雾的散去,经过又一轮的全新整合,去“家族化”的未来一定指日可待。

人事变革是企业必须面对的课题,进与出的辩证关系,是时代进步、历史变迁的产物。本文引用了部分友媒的资讯,在此一并致谢。文中纯属笔者个人观点,对行业发展不产生任何正面或负面的影响。本报会持续关注行业人事动态,继续做好跟踪报道。

(责编:张桂贵、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