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灯里的诗和远方

专访爱施华灯饰有限公司总经理魏伟

古镇灯饰报供稿

2017年03月08日08:38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你赤手空拳来到这世界,为寻找那片海不顾一切……

一直以来,非常固执地认为:灯具并不是呆板的器物,而应有灵魂、有内涵。一个灯人内在的心境和品味,就藏在这盏灯每一个精雕细琢的细节里。我很难想象,一个整日沉醉于觥筹杯盏、满嘴俗语的灯人可以做出气韵深沉、高贵典雅的好产品来。而灯人的本领愈深,态度愈恭谦,灯具的魂魄也愈晶莹剔透。

心有诗和远方,爱灯,更爱生活———这便是爱施华灯饰有限公司总经理魏伟留给我的初印象。

情有独钟,只为水晶灯

魏伟并不是一个安于平淡的男子。

进入灯饰行业前,魏伟是江西萍乡的一名家居建材经销商,经营窗帘、布艺、家纺等产品,小日子过得颇为滋润。可是,男儿胸中有神州,“在萍乡做得再好,也只不过是小小一隅,要想做全国的生意,必须走出去!”谈及当初的决定,魏伟如此说道。

那时,魏伟对灯具,特别是水晶灯已有较多的了解。2010年,魏伟从经销商转身当起了灯具老板,正式创办爱施华灯饰有限公司,在古镇开始了人生的另一番拼搏旅程。

成立伊始,爱施华就锁定水晶灯这个细分领域,原因有二:一是崇尚新古典主义的魏伟对水晶灯情有独钟;二是经过前几年的市场培育,水晶灯到2010年已成为最火热的流行趋势。

其实,我是个色彩达人

目前,灯饰行业仍处于比较初级的发展阶段。作坊式的小工厂,没有技术含量的配件组装,令这个行业陷入产品同质化、抄袭仿冒的泥淖。而成立7年来,爱施华不管是在产品研发,还是品质控制上,都有着颇为严苛的标准。

魏伟学建筑设计出身,在空间规划、色彩搭配等方面都颇有天赋。曾参观过爱施华的展厅,里面的灯具,有的造型华贵却不觉冗余,有的色彩运用大胆却不觉繁琐累赘,套用一句网络流行语: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并不为过。

“色彩的搭配与运用,非常考验设计师的能力和水平。有的设计师,三种或三种以上颜色就不会搭配,只能胡乱凑了。”魏伟解说道,“LV、爱马仕的包包,有的运用了六种色彩,但整体视觉效果就是好看。为什么?色彩运用中,最讲究的是色彩的协调。在爱施华,有的灯,虽然搭了四种颜色,但给你的感觉仍然是非常自然、舒服,这里面考量的就是设计功底了……”

谈起色彩学,魏伟滔滔不绝。他喜欢摄影,看过他的随手拍,一条乡下的黄泥小路也能拍出诗意的文艺范儿来,拍照水平可是相当专业;他也喜欢画画,闲来涂鸦几笔,亦曾去中国美院进修;他时刻关注着时装等潮流风尚,因为流行总是最先从服饰开始的。

行与止的哲学

浮躁有余,专注不足,这是时下许多企业的通病。在灯饰行业,盲目跟风的现象颇为寻常,今天做水晶灯,明天看到新中式赚钱,转而去做新中式,美其名曰:逐潮流而动。

在魏伟看来,专业、专注才是事业长青的基石。入行7年来,灯饰领域的产品潮流两三年一变,而魏伟却始终坚持做水晶灯,不为其它的诱惑所动。

“从17世纪诞生第一盏水晶灯开始,水晶灯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所以说水晶灯才是灯饰里的常青树。”魏伟分析道,“水晶灯比较百搭,许多装修场景都可以用。现在整个水晶灯的市场规模大概约200多亿元,在这个领域做精、做深,发展前景还是非常不错的。”

有所为,有所不为。“止是隐形的前进,不懂得止,就不懂得真正地进。就如好车,不仅看速度,更看重它的刹车系统。”朋友圈里,魏伟如此分享着自己关于行与止的心得体会。

“如果一个人做一件事情,干了二三十年还不知厌倦,我觉得他就很成功、伟大。爱施华将专注做水晶灯,不片面追求规模,只求对水晶灯这个品类做出点贡献,对行业做出点价值。”轻抿一口普洱茶,魏伟悠悠说道。

你在云中,我在途中,

谱一曲诗意生活

在魏伟看来,灯具的每一个点滴细节都体现着设计师的用心,而这样的用心,是必须远离一些莺莺燕燕、让内心归于宁静的。

平日里,魏伟不喜应酬,他喜欢跑跑步,也喜欢去远足,去的多是些不大热门的幽远之地。四年前,魏伟为大理风花雪月的景色所痴迷,索性在洱海边开了一间“云途客栈”。客栈依山枕水,大型的落地玻璃,极具美式乡村气息的装饰,整体风格简约而别致。

“你在云中,我在途中,来云途,共享生命里这一刻的繁花盛开……”啧啧,名字美,意境更美。

之所以办云途,并非简单地追逐潮流搞一下旅游副业。“最初,只是想按照自己心里所想的样子,造一所房子。云途的软装和灯光设计,全部是我做的。”魏伟说道。

在云途,不论是风格还是色彩都体现出一种高超的协调性、对比性和兼容性,一个小小的吧台、帷幕、绿植,都流露出魏伟的设计趣味———云途可以说是他最满意的一个作品。

而伴着那袅袅茶香,我看见一个热爱生活、懂得艺术情趣的男子———许多人说,灯饰代表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生活方式。若做灯人自己忙忙碌碌于俗尘忘了诗和远方,它的作品,又何谈带给你高品位的生活享受?

“为爱奢华,简而不凡”,与魏伟一番轻快而散漫的闲谈,于是,我相信了这句广告词。

(责编:朱江、伍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