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中国特色小镇精细化社会治理模式

——对古镇镇国家特色小镇社会治理的思考

刘建辉

2017年07月28日14:47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原标题:探索中国特色小镇精细化社会治理模式

  二、探索精细化社会治理模式,打造富有活力的灯饰特色小镇

 

中山市古镇镇夜景

  古镇镇是全国闻名的灯饰之都,已形成以古镇为中心辐射三市11个镇区产值达1000亿的产业集群。对于灯都古镇而言,其特色小镇的“特”更多在于灯饰产业,但“魂”显然不可能来自于产业和GDP,而应来自小镇能吸引到的人及他们的小镇生活。要打造“近者悦、远者来”的小镇之魂,要把精细化治理理念贯穿于特色小镇建设和治理全过程,努力打造古镇镇精细化社会治理模式。

  (一)建立 “一核多元”社会治理体制,以法治手段推动精细化社会治理。

  1、建立“一核多元”社会治理体制。

  特色小镇是一个共建共治共享的工程,它的建设成败在于社会是否有活力,市场是否有热情。因此,要求建立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一核多元”精细化社会治理体制,充分发挥党委政府的核心指导作用,推动社会、市场协作的多元化治理。

  要建立“一核多元”社会治理体制,党委政府角度定位要精准,要将自己定位于平台的搭建者、公共物品的提供者、外部效应的消除者、市场秩序的维护者的角色,把精力重点放在研判趋势、编制规划、制定政策和统筹制度性设计、全局性事项管理等方面,切实发挥好统筹、协调、指导、督促作用,从宏观层面推动社会治理精细化。

  2、以制度化促进社会治理精细化。

  要注重制度设计。一方面,通过制度设计,对行为主体在权限、责任上进行精细明确的规定,使政府、社会、市场在法治框架内各尽其能、各司其职又相互合作,努力打破社会管理体制多重规则混杂以及行政性羁绊的状况,激发社会自治、自主、能动力量,形成多元协作的善治格局。另一方面,制定社会建设、社会管理、社会服务、社会安全等方方面面制度,形成系统全面的制度体系,通过法治化促进社会治理精细化。

  古镇镇将出台《古镇支持特色小镇建设财政扶持办法》、《古镇镇金融支持特色小镇建设方案》、《古镇镇推动灯饰产业智能化发展的意见》等政策文件,制定招商引资机制、资金保障机制、政府监管评估机制、政府管理和服务机制等。这些制度有些很有前瞻性,比如全球公开招投标选择特色小镇专业运营企业;以市场化机制引导基金、社会资本参与特色小镇发展;设立规模100亿元的特色小镇建设基金;期权式奖罚制度等。并在商事登记制度、行政管理模式、城市管理模式、投资便利化等方面全面对接国际先进标准与通行规则,形成古镇镇制度创新高地。

  此前,古镇镇党委政府在调动社会力量参与社会建设和社会治理方面已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实践。比如:通过土地配置调动企业参与商贸配套的建设;调动社会力量参与生态园的建设;调动企业参与灯光文化节营造;调动商协会参与社会治理等等。目前,古镇镇的社会投资已涉及领域包括基础产业、金融服务、教育医疗、文化体育、旅游养生等。

  (二)注重顶层设计,搭建特色小镇精准治理平台。

  古镇在社会治理方面很重视顶层设计。原设有古镇镇社会建设咨询委员会,负责对进行社会治理研究和辅助决策。古镇将建设“灯饰产业智库”,以更大的视野网罗人才和智力资源,形成由国内外专家学者、企业家、政府官员等组成的专家库和由专业技术人才组成的人才库。在顶层设计的框架下,一方面为古镇特色小镇的规划建设提供全球视野和国际高度的决策辅助;另一方面为企业提供管理决策咨询和技术服务,使特色小镇的编制规划和规划执行都运用到顶层设计理念。

  目前,古镇编制了《古镇镇灯饰特色小镇建设发展规划》,从产业特色、城镇规划布局、功能融合、创新业态和投资机制等方面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秉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以灯饰产业为核心,挖掘产业特色、人文底蕴和生态禀赋,形成“产、城、人、文”四位一体有机结合的重要功能平台,着力在智慧城市、健康城市、海绵城市、生态文明示范城市、全域旅游示范城市等标准规划建设,从宏观上搭建精细化的小镇治理平台。

  (三)以信息化引领社会治理精细化,推动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的精细化。

  当前,网络与我们的工作生活学习息息相关,社会治理精细化已与信息化建设密不可分。古镇通过推动现代信息技术应用和治理工具创新,提升社会治理的精细化水平和公共服务水平。

  一是推动公共管理的智能化和高效化。发挥信息化和大数据在社会治理精细化中的作用,推进部门数据共享、工作流程优化,破解部门间、条块间的信息分割、相互掣肘的局面,破除各种利益的藩篱,推动社会管理向人性化转变。古镇网格化管理服务平台通过数据管理,全方位、多角度收集数据,促进问题的反馈与解决。古镇还将构建“一站式”大数据公共服务管理系统平台,实施线上线下结合的O2O式公共服务创新模式。线下组建创业服务中心,以“政务大厅+服务超市”的形式提供一站式服务。线上开发云服务平台,提供政府事务、办公事务、生活配套事务等全方位服务。

  二是推进公共服务供给的智能化与高效化。高度重视民生领域的信息化建设,一方面尝试整合教育、医疗、就业、社保和民政等社会公共资源,逐步打造数字化综合民生服务平台(比如古镇居家养老信息平台),并规划未来社会治理云服务体系;另一方面利用大数据技术,通过建立各种功能与服务数据库(如古镇新媒体中心),分析公众诉求、把握舆论动向,并有针对性地提供公共服务和舆论引导,全方位动员各方面力量深入细致地开展工作,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四)着力营造形成“精细治理文化”,全面发动和链接社会力量参与特色小镇建设。

  社会治理精细化“始于规则、终在文化”。其最高境界是形成被广泛认同的“精细治理文化”。要从上而下,把精细化治理理念贯穿于特色小镇社会治理全过程当中。在与社会治理相关的目标设定、行为规范、规章制度和政策策略等当中,渗透精细化治理理念,逐步形成一种“精细文化”和“工匠精神”。并将精细文化建设渗透于日常治理活动之中,植根于治理创新之中,融汇于公共服务之中,逐步形成精细化治理的长效机制。

  另外,特色小镇的成功与否取决于社会的参与度,而参与度又取决于认同度。所以,要强化特色小镇建设宣传力度。对内宣传上,要进行有效的宣传发动,提升社会力量的能动性和热情,以精细化文化自觉参与到特色小镇建设,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格局。对外宣传上,因为古镇不仅是中国特色小镇、也是世界灯饰之都的强有力竞争者,所以宣传上不能局限于小镇视野。要站在全国、乃至全球的高度上,通过举办高端论坛、研讨会等方式来占领政治高地和舆论高地从而获得更多话语权,争取更多、更大的资源投入到古镇的特色小镇建设中来。

(责编:张桂贵、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