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清流新特丽

——在这里,品味最昂贵的奢侈品

2017年12月25日11:17  来源:人民网-家居频道
 

   不知不觉,秋色渐渐浓了。

  一个时光漫漫的下午,我窝在星巴克的一角,咖啡的香气,浓郁而缠绵。微眯双眼,透过大大的落地玻璃,我漫不经心地看着马路上的潮水涌动,奔驰、宝马、保时捷、宾利、法拉利……一辆辆,从眼前穿梭而过。

  古镇,豪车真是极多的。这里,不缺有钱人,也不乏关于财富的鲜辣故事。追逐成功的折子戏,一幕幕上演,不停歇。

  神思游荡之际,忽想:在灯饰这个江湖,最缺的是什么?宝马香车满路,一个看似寻常的路人,可能亦是LV、Her?鄄mes、GUCCI、Rolex等名牌加身,那么,在这缤纷浮华的光影世界里,什么才是最昂贵的奢侈品?

  要回答这些问题,不妨选个清净的时间,读一读下面的文字。有的故事,非宁静心绪不能品出其中真味;有的人,亦不适合用沾染太多金钱气息的目光来打量。

  当金钱凌驾于尊严

  拾掇心情,我们先来看一则发生在10多年前的小故事。

  广州番禺的碧桂园,一座洋溢着西式风情的高档花园小区,许多外企将办公地点设在了这里。

  Steven,某跨国集团负责中国区采购的品质工程师,一个脾气有点暴躁的英国人。对于那些黄皮肤、黑眼睛的同事和合作伙伴,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傲慢与不屑。

  这天,他要检查几家供应商送来的灯具样品。不过,他的心情似乎并不太好。他没有好好地检查产品,没来由地突然将七、八个装满样品的大纸箱从一楼办公室直接踢到了外面的小院子,动作极其野蛮而粗暴,全然不顾里面都是易碎品。

  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眼前的这种情形,让她惊愕万分。自己送来的那箱印着“COMELY LIGHT?鄄ING”的样品,虽然比其它几箱的运气好一点,但也遭遇了一记毫不留情的“飞毛腿”。回到公司后,她委屈而又忐忑地将这一状况反映给了上司。

  公司认为这有损尊严,立即采取了强硬的措施,下令直接停止与对方的业务往来,并Email对方英国总部:如果不就此事进行诚恳地道歉,将永远终止双方合作。

  这意味着放弃手头上一笔价值50多万英镑的订单,以及将来一系列可能的合作机会。

  这封措辞严肃的邮件,显然没有引起对方的足够重视。负责处理此事的亚太区采购总裁Mark更是心有怨恨,巴结着他做生意的中国公司一大把,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

  在处理这件事情上,Mark并没有多少好颜色。不久,这家公司的董事长站在Mark面前,郑重地告诫他:在离你站的这个位置几十公里外,有个地方叫虎门。一百多年前,你们的祖宗,被中国人灰溜溜地打败。所以,今天,你没必要这么骄横。说完,留给Mark一个清瘦孤傲的背影。

  当金钱凌驾于尊严之上,取尊严而舍金钱。多年后,忆及此事,这位倔强的企业家依然有些激动,“道不同,不相为谋。商场上,需要彼此的尊重。你看不起我,我也不稀罕与你做生意,大不了损失几百万……”

  说这话的人就是孙跃,新特丽照明董事长。

  孙跃这个名字,但凡做灯稍有些时日的,都不会陌生,“特立独行”、“完美主义”是他的两大标签。虽然,追逐利润是企业的天性,但孙跃认为,这绝不是企业存在的全部意义!

  “赚钱要赚得有尊严,双方平等而互相尊重,而不是一味地媚合。”孙跃如此说道。而竹下君子的风骨,知与谁同?

  好,是时间的艺术

  对英国公司的态度之所以如此坚决,并非偶然。

  那时,经常出国的孙跃见过太多西方人对中国人的冷眼和蔑视。在法兰克福展,中国馆位置偏僻而空间局促,与品牌馆天差地别。他认为,那是一种不公正待遇。诸如此类的事件,让孙跃更加明白“人必自强而后强人”。他要做出世界上最精致美丽的灯,让西方人看到中国制造的实力。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新特丽,“务求完美,卓尔不群”被奉为一种信仰。对于产品的每一个细节,新特丽都有一种严苛到吹毛求疵的极致。在这里,仅以几个小细节来说明。

  2003年以前,开关、灯头等不起眼的配件,新特丽都从意大利进口。直到后来国内做得非常不错了,才开始国内采购。一整块大的铁板,新特丽先抛光4次,再冲压,再打磨、抛光,以保证底座、灯罩的厚度、透光度等标准一致。灯罩首先要进行称重,以防止吊灯等特别讲究平衡之美的灯具高低不平……

  “在古镇的卖场转了一圈,我发现只有新特丽的光色一致性是做得最好的。”欧普董事长王耀海曾如此评价。他不知,新特丽使用的都是晶元、科锐等高端LED芯片,并要求光源色坐标差不得超过4个。

  “曾经有客户,拿了新特丽的图纸到古镇找别的工厂做,但就是仿不出新特丽的效果。”在新特丽,每一个产品,都是一件艺术品。而每一件艺术品,都是时间磨出来的,都是呕心泣血熬出来的。

  平日里,孙跃极少参加应酬。建筑设计出身的他,更喜欢趴在办公桌前做研发、做设计,公司90%左右的产品均出自他之手。新特丽对产品实行零容忍,每周两小时的品质研讨会雷打不动地开了17年。而涉及品质问题,孙跃都会亲自过问,每年他还会安排几天时间,亲自装灯,“新特丽装上去的灯,要求不能用任何工具解开……”

  制度化下的系统有效

  历20多年的熔炼,如今的新特丽在现代灯领域可谓是一枝独秀。它的卓越,源于对产品的精益求精,更在于建立起了一套非常标准化、规范化、系统化的管理体系。

  论对研发、技术的热爱,灯饰圈亦大有人在。曾听闻,古镇有个做异型灯的老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不出门,就为了想一个产品。论营销,相信孙跃也不是最强的那一个。所以我想,对企业家来说,最大的挑战不是研发,不是销售,而是创造制度,一套适合自己又优于竞争对手的管理制度。

  在新特丽,每一个工艺细节,每一个业务环节,乃至门口的保安,都有统一的行为规范和检验标准。在粗放的灯饰行业,新特丽是工厂最整洁、车间最有序的那一个。它的特许加盟制度保证了所有专卖店的整齐划一。它重视管理工具和信息系统的建设,10多年前就成功导入了1SO9001、5S、ERP、日本的精益生产和QCC,而光一套Oracle系统,投入就达几百万元。

  有了这种制度化、信息化系统的支撑,新特丽可以精细化地管理公司运营中的每一个小点,并使得公司所有人员的行为、思维、文化等都标准化。比如:对产品投诉彻底地追根溯源,不管哪一个员工服务,都是同样高水准的结果……

  所以说,新特丽建立起了一种系统有效性,这并非短期速成,而需要长时间的积累。系统有效性让领导者可以到一个超脱、或者有前瞻性的地方去思考一些东西。现在,孙跃每年都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呆在国外,不必纠缠于细碎杂务。

  不再沉默

  从19世纪中期起,中国历经了100多年的贫穷与动荡。当改革开放到来时,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立即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商业试验场,金钱成为衡量成功和社会价值的唯一标准。于是,混乱、无序、践踏规则、没有底线的竞争,像幽灵般无处不在。

  灯饰行业亦如此。而种种沉疴旧痛中,最让人痛恨而又无可奈何的就是抄袭仿冒。

  “你原创的新品还在公司样品间,古镇门市已经挂板上样了!”

  “不好卖的没人仿,好卖的仿得满大街都是……”

  对于仿冒抄袭,孙跃可谓是深恶痛绝。

  “记得第一次参加法兰克福展,一大清早,八点钟的样子,在去展馆的路上,我碰到个同行。他扛着个大袋子,问我哪里有邮局。我很好奇,问他一大清早要寄啥东西。原来,他五点钟天还没亮就溜进展馆,拿了很多产品资料。第二天早上又遇见他扛着个大袋子,不过里面装的却变成了产品样板……同为中国人,这样的行为,我都觉得脸红。”在刚结束不久的灯都论坛上,孙跃如此说道。

  那天,孙跃义愤填膺地诉说着行业的抄袭之风。一句“为什么你赚钱没有别人多?因为人家起得比你早啊!”引得台下一片哄堂大笑。然而,大笑过后,却是回归肃静。我知道,那时,很多人都陷入了沉思。

  “中国的灯饰行业靠抄袭走了过去的20多年。难道,我们还要靠抄袭走未来的20年吗?该从良了!”一句振聋发聩的呐喊,台下,多少人,如梦初醒。

  论坛上,孙跃表示:对仿冒抄袭,新特丽将不再沉默,要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因为,对抄袭仿冒的姑息、纵容,就是对创新的伤害!

  “新特丽每年的研发投入达1000多万元。新特丽和呢喃两个品牌,每年共研发大约240款新品,其中光模具费就要700多万元,而最终只有30%比例的新品畅销市场。我们有3个模具库,每个仓库3000平米,里面放的是历年的开发模具。每次看到它们,我都会心生感慨,这都是我们的心血啊!如果原创得不到保护,那么整个行业怎么可能有动力专心做研发?”

  仿冒侵权,绝不姑息

  抄袭仿冒之风猖狂,原因有很多,如:维权周期长、成本高,侵权惩罚力度小等。2014年,新特丽开启了打假维权之路,向两家侵权企业提起法律诉讼。历经921天的努力,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而经过这三年来的摸索,新特丽也总结出了一套打假的方法,用孙跃的话说:新特丽的打假工作已经是系统化、专业化了。而他,也愿意把这种打假经验与业内分享。

  新特丽的打假工作是这样开展的。首先,找专业的律师团队合作,将新特丽的专利权委托给律师。双方协议,打假所得的赔偿,将全部归律师所有。如此,便可以大大地调动律师的积极性。“那天,光是在委托书上签字,我就签了两个多小时。”孙跃透露道。其次,打假也先不告厂家,而是直接告经销商。这样一来,一个城市可能会有二三十个经销商收到法院的起诉书。商家有两个选择:要么直接承担侵权责任,罚几万块钱;要么招出供货的厂家,免于侵权责任。“经销商卖你的货,惹了官司,赔了钱,最后肯定会找你厂家报销的。全国有几十个经销商都找你,你就一个一个慢慢赔吧。而且,法院在判决的时候,也会借鉴同样案例。我在郑州告赢了这场官司,杭州法院可能也就这样判了……”谈起打假维权,孙跃兴奋而激动。他说,就是要让抄袭仿冒无处容身,打得他们倾家荡产!“以后孙跃来古镇,估计得带几个保镖,或者穿个防弹衣了。”孙跃的打假宣言公开没多久,有同行这样调侃道。话虽然只是玩笑话,可也听得出那么一种意味:当大家习惯了抄与被抄,你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反倒成了另类,逼得同行没活路。正所谓:太高人越妒,过洁世同嫌。所以说,打假最难的在哪里?或许,就在人心。然而,尽管仿冒抄袭如顽疾,我们不能遽然改变这种恶的风气,但我们,起码可以渐渐地自己……

  因为难能,所以可贵

  Infosys,印度第二大软件公司,在全球拥有近17万雇员。1981年,7位年轻的软件工程师变卖了包括妻子首饰在内的全部家当,集资1000美元白手起家。有人问,“这个公司未来要变成什么?营收最高?最赚钱?还是市值最高?”

  创始人之一穆尔蒂回答:“我们要变成最受人尊敬的公司!”

  我不知道孙跃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我认为,21年来,新特丽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做了最好的诠释和回答。

  提起新特丽,不管是它的产品研发、品质工艺,还是孙跃的为人,业界都表现出高度的认可。也许,在灯饰这个江湖,新特丽不是规模最大的那一个,也不是最会赚钱的那一个,但我想,“最受尊敬”这四个字,它是担得起的。在它的身上,看得见专注的力量,亦看得见理想主义的花火。

  它专心于研发,拒绝抄袭;它专注而执着,二十年来只做灯,并且只做现代灯;尽管行业挖人、挖墙脚的风气很盛,但它从未挖过行业里的任何一个人才,全部是自己培养;它信守承诺,不管是对员工,还是供应商,该给的钱从来没有迟到过;它社会责任感强,做好环保,依法纳税;它切实保障员工利益,每周两天的双休就已经将许多同行远远甩出———尽管这意味着更多的人力成本……

  嚣嚣浊市,新特丽就是那一股明澈的清流。当然,这样的一种好,是有代价、有成本的。它有时会跟效率、跟赚钱的速度冲突,甚至让你放弃唾手可得的利益……所以,你得忍受自己赚钱赚得慢,跟自己内心的欲望做斗争。所以,很多人都做不到。而因为难能,所以可贵。

  心怀敬畏,行有所止

  记得有一次和孙跃交流,他谈起关于攀登珠峰的看法。前几个月,他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位朋友在爬珠峰,我随兴问道,“孙董有没有想过去爬珠峰?”

  孙跃沉思道,“爬珠峰,起码要准备5-10年,你的体能训练、物资装备、知识储备等等,还有你的团队,这是一项系统工作,不是你想爬就爬的。”接着,他又补充道,“做品牌,就像攀登珠穆朗玛峰一样。山就在那里,你的目标就在那里,要实现这个过程,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你要慎重地制定你的阶段性计划,取得团队的共识,5000米怎么爬,7000米怎么爬,8000米怎么爬。最重要的,你要有敬畏之心。”

  那一刻,我似乎突然明白,为什么新特丽做得那么出色,也许就是这颗敬畏之心:对品牌建设的敬畏,对产品的敬畏,对游戏规则的敬畏!“知道吗?珠峰7800米以上,看到的都是尸体。越往上爬,触目可见的只有莽莽苍苍的天地,还有尸骨。我们做企业的不也一样吗?20多年,当时和新特丽同行的,甚至比新特丽做得好的,现在还有多少?一路倒下、消失的企业,不计其数,不也是尸横遍野吗?而我们,如果不能坚持下去,不能认清楚自己的能力边界在哪里,不也会有同样的命运吗?”

  那一天,室内流光悠悠,我想了很多。(本文由古镇灯饰报供稿、有匪君子/文)

(责编:张桂贵)